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被别人干
妻子被别人干

妻子被别人干

很长时间了,总想写一下我和我的妻子的事,让人们认识我们,理解我们,
也动员大家加入到我们爱的行列……我从小生活在农村,从小对性没有认识,直
到后来认识我第一个妻子以前,我从没有与女人发生过关系,连拉手也没
有过。
  我与我的第一个妻子是同学,上学时我们就发生关系了,后来,我们结婚了。
像大家一样,新婚时期一过,激情都没了,我们的性生活虽然天天有,有时一天
要干个两三次,现在想起来总是平平淡淡,那些性生活基本上每次都在重复地做
看、摸、活塞运动和射精,性交的姿势也无非男上、女上、反着、正着、前边、
后边、站着、躺着、坐着、跷着,很少有语言交流,每次都重复着「好不?」、
「恣不?」、「真好!」、「使劲插!」等这些话,再不就是看着A 片插。那时
候,我们的夫妻关系也很平淡,也是有时亲亲蜜蜜、有时哭、有时笑、有时闹、
有时拌嘴,恋爱时的那些山盟海誓早被生活给磨损地所剩无几了。直到有一次…
…我们去泰山旅游,那天,我们是下午到的泰安,没听导游的话,买了张地图,
两个人自己下午4 点了又乘车到中天门,从中天门步行上到了山上,真累,晚上,
我们住在了「白云轩」,山上,条件真不行,我们住的房子是靠山的,房与房之
间的窗子靠的很近,由於累了,进房我们就睡了,到了半夜我被一阵声音吵醒了,
隔壁房间的床在碰墙,虽然只听到床碰墙的声音,我知道,他们是在做爱,由於
睡了一会,也不再累了,就听了起来,一会,我的下面就硬了,也想做爱,我开
始摸妻子的屄,妻子醒了,也有了反应,摸着我已经很硬的鸡巴一会就流水了,
我翻身上去,将鸡巴插进妻子的屄里,插了一会,妻开始呻吟,声音渐渐大了起
来,我对妻说:「小声点,别让隔壁听见。」
  妻说:「你听,隔壁也在插屄。」我突发奇想地问:「听见人家插屄,你谗
不?」
  「谗!」妻毫不犹豫地说,虽然知道妻子在我之前没与别人插过屄,但我还
是问:「你以前跟别人插过么?」哪知,妻的回答大出我的意料……「插过!」
  妻又毫不犹豫地说。我心里当时觉得有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头顶流到脚心,
又羞又怒,还想接着知道下文,於是我又不动声色地问:「和谁呀?」「跟魏常
新睡过。」
  「啥时候呀?」「经常!」不知为什么,经妻子一说,我心里酸溜溜地,感
觉特别兴奋,干了没几下就射精了,射精后,心里那股酸劲更重了,也真有点怒
了,问:「你啥时候跟他睡过?!他是哪里的?」妻竟然还是说「经常呢。是哪
里的先不告诉你。」我心里真有点说不出的感受,十分恼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转身背朝着她……妻见我真生气了,抱住我,亲了我一下,对我说:「傻瓜,魏
常新都不知道呀,就是——」说着点着我的胸口说「胃、肠、心。你不也经常跟
‘他’睡吗?」我一听,笑了:「傻傢伙!」我们又和好了。不过,从那天起,
我们每做爱都会有类似的话题,因为魏常新不是真人,后来我们就说认识的人,
先说是与她的一个老师,每次她都说的枝枝叶叶的,说的就象我见到一样,虽然
我知道她说的不是真的,可后来我真怀疑她是否真与那个老师做过,后来她见我
又想生气,就不说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一不说这个话题,我们的性生活又
回到了以前的情景,没了味道,於是,我又求她说,她就又换了一个人(也是我
认识的)说,给我讲那个人怎样勾引她,她怎么样同意的,第一次是怎么怎么干
的,那个人摸到她哪里什么感觉说的又是很生动……就这样,我们的性生活的内
容又丰富起来了,每一次她都能说一个片段,我幻想着那个人插着妻子,十分兴
奋…
  …后来,再换一个人说,一次又一次……我的性能力强了,我们夫妻关系更
亲密了,几乎每天都盼天快黑下来……可是,美中不促的是,换着说了好几个人,
我一问那人的鸡巴是什么样的,她只会说大、硬、长,再也不会说别的了,我知
道妻子没跟别人干过,怎么可能知道别人的鸡巴什么样的?因此,每到此时,心
里一想妻子是在编故事,兴奋劲就消了……於是就想到让妻子真与别人做一次,
想了好多次,下不了决心,和谁呢?真难了,再做爱时我就问妻子:「你真想找
个人插你不?」「想,真的!」「说真的,要是真找,你想叫谁插?」「江XX」
  「他是谁呀?」「是我的一个同学,在没认识你以前他追过我,他没了父亲,
母亲带着他在我们那里住,离我们家不远。从小我们就常在一起玩,那时候他追
过我,因为他娘作风不好,我没同意他。」我知道妻这次说的是真事,听得出,
她当时很喜欢他。我心里又酸溜溜地了,可我的鸡巴却硬多了,我想着江XX插妻
子的情景,十分兴奋,那晚,我们干了两次。可不知为什么,每次插屄时都想让
江XX插妻子,可射精后又心里酸溜溜地不敢想这事,一次又一次,都重复着这个
心理,可试了好几次,不想这个事插屄时就没兴趣,於是,我下决心让妻子与江
XX插一次,和妻子说了想法,妻子却不同意了,总是说插屄时说说行,来真的不
行,见妻子不愿和他插屄,心里不知怎么兴趣就没了,每次插屄时都很快就完,
老是气得妻子不行,「警告」我说如果再这么快就不让我插了,於是,就又回到
让江XX插这个话题,妻见我三番五次地说,就认真地问我:「你是真想让我叫江
XX插一回不?」「真!」「你别是咱们插屄的时候同意,插完了又后悔!」「保
准不会,谁要是后悔谁没爹!」我开始骂誓了。妻子见我骂誓,知道我是认真的
了,十分激动地抱着我说:「那我真叫他插一回啦哈,你别吃醋,更不能生气恼
我。」
  「保准不会!不过,你别让他知道我知道这事。」「行」於是,那天我让妻
子把我当作江XX插了起来,妻子嘴里叫着XX的名子,很兴奋地迎合着我的抽插,
我们插了很长时间,妻子高潮了……就这样,我们又每天幻想着同江XX插屄,每
晚我都要扮演江XX的角色……有一天,我因为有事一大早就别人就喊我出门了,
妻子说要回娘家,当时我因赶着出门,嘴里应着也没往心里去,办事回来才想起
妻子今天回娘家了,还没回来,当时心里闪了一下江XX的事,觉得不可能,因为
江XX现在已回老家住了,离她家很远。天快黑了妻子还没来,於是我就给孩子做
了饭,妻子从娘家回来时,孩子已经吃过饭睡了,一进门,妻子便紧紧地抱住我
不松手,也不动,我以为妻子回来的路上害怕了,就说:「路上怎么了,以后别
来这么晚了。」妻见我误会了,说:「我路上没事。」说着很激动地亲起我来,
一会我的鸡巴就硬了,我们搂着到了床上,我脱了衣服,妻也很快地脱了裙子,
上了床,我习惯地用手一摸妻子的屄,妻子的屄是很多水,很粘,很纳闷,这一
会不应该出这么多水呀,不会是妻子来月经了吧?我想起身看一下,妻子却很激
动地抱住我不让我动,我问:「你身上来啦?」妻子脸红红的,没说话直摇头,
往她身上拉我,於是我就上去了,鸡巴一下就插进去了,滑溜溜地,感觉妻子今
天水真的很多,这时,从我刚才摸妻子屄的手上传来一阵精液的味道……再看看
妻子今天兴奋的表情,我心里一阵酸溜溜地,难道……「你跟XX插了?」「嗯」
  妻很激动地抱着我,脸由於害羞通红通红地说:「你别生气哈,亲爱的。」
  原来,下午妻子要回来时,正好XX也回他原来住的地方拿东西,妻随他到家
收拾东西(可能妻是有意的吧)在他家里,他先摸了一下妻的手,见妻没反对,
就抱住了妻,再后来就把妻往他家留下的一张旧床上推,妻说她当时很激动,浑
身都麻了,就半推半就地随他到了床边,在床边,江XX用力地摸着妻子的乳房,
一会又将手伸进了妻子的裙子,妻嘴里说着「别,别……」可XX并没停下,手已
经从妻的内裤旁边摸到了妻的阴唇,妻的屄已开始流水了,XX摸了一会妻的阴唇,
又摸妻的阴蒂,妻受不了啦,嘴里说着「小X ,别这劲,我该走啦」XX一边用力
将妻子推到床上,一边说:「让我弄一回吧,我想你。」说着已将妻的内裤脱了
下来,自己也很快地脱了一个裤腿,露出已直挺挺的鸡巴,妻在床沿上躺着,XX
趴在妻的身上,一只手扶着鸡巴插进了妻的屄里,抽插了几下,妻对XX说:「把
大门关上,别来了人。」於是,XX又使劲顶了几下,才起来穿上裤子,将大门插
上,XX回到屋里时,妻已收拾好床盖了个被单躺在上面了,XX又脱了衣服,掀开
妻身上的被单,上到妻的身上,由於出去了一会,XX的鸡巴不硬了,他就用手扶
着在妻的屄上来回磨蹭几下,一会鸡巴便硬了,一挺插进了妻的屄里,妻兴奋地
紧抱着XX,双腿勾着xx的屁股,使力的将xx的鸡巴,往逼里深入,他猛力的抽插
着妻的鸡歪,妻的淫水流了很多,噗滋…噗滋的声音,很大声,妻子的穴内猛夹
xx的鸡巴,妻的屁股一直往上猛顶,抽插了一会,XX便在妻屄里的深处射精了。
  射精后还泡在妻的屄里,不想拔出来,一直到泡到鸡巴缩小着,从妻的屄里
自动的退出来,才从妻的身上下来,妻的屄里流出了一大滩xx的精液,妻刚擦完,
XX的鸡巴又硬,了,於是,XX又趴到妻身要干,鸡巴又入到妻的小屄里,干炮了
起来,妻的屄里还有很多xx的精液,水汪汪的特别好插xx的鸡巴插入后拔出来时
妻的小逼被干了一个大洞,再次插入时洞内的空气被逼,出来发出很大的噗…的
声音,就这样每次插弄到底,再全部拔出来,再插到底,再全部拔出来一来一回,
噗…
  噗…趴…
  趴…
  的淫水声响,宛如一首淫荡的交响曲,xx的屁股,在妻的身上大起大落,每
一次干入,都是狠狠的长打,妻的小屄被干得往外翻,由於刚刚射过精,可以插
很久,这次大力的长打,重重的干了妻子半个小时,妻子的小逼也被干得爽翻了,
最后XX又将精液,一股一股的,射了十几股,全部射进了妻子屄的深,趴在妻的
身上一直打着哆嗦,听着妻述说,我嘴里说着不生气,可心里一直酸溜溜地,还
十分兴奋,我们一边做爱,一我一边详细问着妻子与XX做爱的过程,一边摸一下
妻子的屄,再放到鼻子上闻XX的精液的味道……不知何故,当我知到我是在用别
人射在妻子逼里的残留精液作为我们做爱的润滑剂时,我却更为兴奋。我的下体
涨大到从未有过的程度,我呻吟着狂射不已,将我的精液和别人的完全混为一滩,
再看着它们从爱人的阴道口不分彼此地缓缓流出。过了不久,它又硬了。(是被
这混和精液的念头刺激的吗?)我刚才就没让她擦,我、她、他的混和淫汁蹭得
满床都是。我又次顶入湿漉漉、水叽叽的阴户,仍如此轻松、舒适、顺畅。我们
贴在一起蠕动,我探手摸着她已完全打湿的屁股缝、肥臀抚摸着她被撑开却紧紧
箍在我阴茎上的一圈满是汁水的阴唇。我叫她再详细地给我讲刚才被操的全过程,
那晚,我们一晚上都在做爱,妻子高潮了好几次,我射到没精液可射从此,我一
想起这件事鸡巴就会硬,每次都让妻子讲述这个故事,讲述她的感受,每次我们
双双都能高潮……

【完】